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移民資訊引進移民,日本群眾有話要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管理員請幫幫我?!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條上的這句話,成了一位老人向世界發送的最后信號。當鄰居聞到異味后報警,警察進入老人家中時,他已經去世了兩個月之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沒有工作,終日閉門不出,家中水電和煤氣已經停掉5年,他究竟是怎樣度過生命里最后的時光,沒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,“孤獨死”已經不再是個體的離奇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10年,“孤獨死”的日本人數增加了3倍,2017年當年,約有4.7萬人孤獨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獨的不僅是人,還有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年,北海道夕張市宣布破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里曾經是日本的礦業重鎮,礦業沒落后,在人口凋零和產業外移的雙重夾擊下,夕張市成了日本第一個“城市消亡”的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項預測顯示,到2054年,全日本2014年存在的1799個城市中可能有896個會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人啊,你們都去哪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絕對算得上人口大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國人口大約1.27億,在世界上排名11位,人口總數與俄羅斯相近,相當于英國和法國的總和,接近加拿大人口的四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人口大國,并不等于人口強國,日本有自己的苦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的人口總數中,65歲以上老年人口約為3411萬人,占總人口的2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三個日本人中,有一個是65歲以上的老人。同時,日本人的平均壽命不斷刷新紀錄,位居世界先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日本人的平均壽命,男性為80.98歲,女性為87.14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條引人注目的信息是,65歲以上老年人的人口總數已經是15歲以下孩子們的2倍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人生孩子的欲望越來越低,新生兒出生數量屢創新低。按照當前的趨勢發展下去,到2110年日本人口將大幅減少至4286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急壞了首相安倍晉三,他稱之為“國難當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生率越來越低,而老年人越來越長壽,“少子老齡化”問題是日本的第一“國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厚生勞動省預測,到2025年,全國老人護理領域的勞動力缺口將達到37萬人;國土交通省預測,到2033年,全國可能有三成空置房屋;財務省預測,到了2065年,日本每一名勞動者要擔負1.3名老人的社保開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形勢一片危急,“亡國滅種”似乎都不遙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思想不滑坡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說孩子必須得是親生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移民方案,還沒在政客們的案頭暖熱,大量覓食的外國人早已在日本搶灘登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最近很多容貌像非洲人的人住到這里,還出現了很多二手車店。難道是要將日本的二手汽車倒賣去非洲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三重縣木曾岬町的6500位居民剛反應過來的時候,這里已有近四百名外國人在此扎根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17年6月,在日本居住生活的外國人已達247萬人。越南、尼泊爾、菲律賓、印尼、緬甸、印度等國的年輕人們離開自己的家鄉,齊聚在富士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校園里的留學生、便利店的收銀員、拉面店的服務員、生產線上的工人……越來越多的工作崗位上出現了外國人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荒蕪的街區,也漸漸地熱鬧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人越來越多,財政壓力越來越大,債務赤字不斷攀升,護照移民,經濟前景不明年輕人更不敢生,封閉空間里的惡性循環就此上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破魔咒的希望之一是外來的移民,但拴上腳鏈的馬車,始終步履蹣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人有塊心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日本是單一民族單一國家,在世界上也是少有而珍貴的?!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大多數日本人對自己民族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是日本人,地是日本地,吃著北海道的土豆,開著豐田的汽車,穿和服賞櫻花,這是日本人的執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長相迥異的外國人,突然入了日本國籍,娶日本姑娘嫁日本小伙,享受一樣的社會福利,爭奪工作崗位還有住房土地,偶爾還違法亂紀,不少日本人民還沒做好接受大規模移民的心理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0年之前,日本屬于嚴格限制國際移民進入的國家,即便是在“二戰“后經濟飛速膨脹的年代里,勞動力極度缺乏,日本寧愿雇傭老年人和學生兼職,延長工作時間,也不愿接受移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貴為日本首富的孫正義,也得遭受本地人的白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,移民,人口,老人,外國人,年輕人,老年人,出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鴻移民專家微信 掃一掃,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喬鴻專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問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小時免費服務熱線:400-070-8600 喬鴻專家免費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預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熟女老肥毛茸茸_熟女老干部露脸视频_熟女茂盛黑森林